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 首页 - 潺潺文学 - 阅读正文
 

≡阅读正文≡

第五届“潺潺”杯征文大赛获奖作品:天堂
发布时间:2008-12-10 来源:新闻网 作者:陈少敏

——谨以此文纪念我的巴特

□07中药2班 陈少敏

  爸爸妈妈在这个城市发展的很好,我们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5年来,我开始习惯了叫“爸爸”“妈妈”,习惯了穿时尚的衣服,习惯了城市里忙碌复杂的生活。可是,我却还是不能习惯没有巴特的日子。

  月夜里,我总是望着东北的方向发呆。可纵使我把月亮望弯了又望圆了,也望不回曾经和我一起看月亮的巴特了。

  5年来,每到农历10月15这一天,家里的氛围就会很沉重。妈妈会祭上一杯马奶酒和一条洁白的哈达。晚上月圆时,爸爸会把马奶酒洒满哈达,烧给远方的巴特。这是我们的民族礼节,表示崇高的敬意和深切的思念。

  我的巴特……

  我的英雄……

  你在我们的天堂睡的还好吗?

  那一年我8岁,已经长的高过了我家的羊。在8岁的意识里,只要长的高到可以看见整个羊群,我就可以放羊了。我和阿妈这么说的时候,阿妈疼爱的摸摸我的头说:“你这样的小孩子只要在帐子里看书就好了。”阿妈喜欢让我看阿爸从城镇里带回来的书,她教我识一个一个汉字,念一个一个拼音。阿妈是汉人。她觉得我应该有文化,才能走出去,走到大城市里去。

  其实我不向离开这里。这里的天总是湛蓝湛蓝的,映的湖更清了,草更绿了。我们的生活安宁的幸福着。白天,阿爸出外打猎,阿妈出外放羊;晚上,我们就围在一起喝着奶茶讲故事。我喜欢这样的安宁,所以我不想离开。

  我的家在呼伦贝尔草原上,我喜欢叫这里为天堂。

  草原上的日子不是每天都如此安宁。以放牧为主的我们最怕碰到的就是狼。狼凶狠狡猾,对羊群的危害极大。尤其到了冬天,在大部分动物东眠的时候,鲜美的羊腥味总能吸引狼的注意。

  8岁那年的寒冬,阿爸猎回一只狼……

  我还记得那天晚上,阿爸猎回一只母狼。那只母狼的肚子很大。阿爸没有像以往那样骄傲,很平静的把阿妈叫出帐子。我自己在帐子里不久便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帐子中多了一个草窝。我凑过去,看到里面蜷着一团肉球。一身淡青色厚绒绒的软毛,闭着眼睛。好可爱的一个小生灵!不知什么时候阿妈进了帐子,她温柔的问我:“我们叫它巴特好不好?”“好!”我高兴的答道。

  我喜欢这个名字,小英雄的名字!在第11天,巴特终于睁开了眼睛。那灰绿色的眼珠,像翡翠一样诱人。“巴特,你终于醒了!你可真懒啊~”我疼爱的抚摸着它。它在草窝里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只能笨拙的滚来滚去。然后,用那双灰绿色的眼睛好奇的瞅着四周,眨啊眨啊眨。从那一刻,我再放不下巴特。

  因为我总是在帐子里看书,所以和同龄年纪的孩子很生疏。巴特的出现,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伙伴”的含义。2个月左右时,巴特断了奶,可以开始吃稀碎的肉了。又过了半个月,他开始在帐子周围放肆的淘气。它会把阿妈刚弄好的肉架子打散,叼着一块肉跑远。或是叼走阿爸的一直皮靴。阿爸阿妈不但拿它的淘气没办法,而且越来越宠它。

  也许是因为它从出生就和我们在一起,巴特很懂我们的心思。当我读累了书,它会卧下来给我当枕头;它会以最快的速度帮阿妈追回走散的羊,它会骄傲的叼着和阿爸一起打回的猎物,神气极了。

  我从来没有问过阿爸阿妈巴特的来历,因为我知道,巴特是一只狼,是一直实力足可成为狼王的公狼。随着巴特的长大,它的本性也渐渐显露出来。巴特已经长到了6尺长,阿爸会带巴特一起去打猎。巴特天生的敏捷和凶狠,使我们总能收获很多的猎物。可同时,巴特看羊群的眼神也越来越贪婪。尽管,每次它都只是平静的离开羊群,但我知道它终究有对猎物的欲望。因为,它是一只狼。

  转眼间,巴特已经长大了。12岁那年寒冬,我们又遭到了狼的袭击。当阿爸提着猎枪出了帐子,巴特已经把对方咬的遍体鳞伤。那只受伤的狼逃走了,但第2天,在不远的草峰上出现了一群狼。月光的银辉下,我在一声声狼嚎中看到了一片绿色的眼睛。阿爸紧握着猎枪,和那群狼远远的对峙着。那群狼貌似并不是为了羊群而来,它们只是一声一声的嚎叫着,仿佛是一种呼唤。巴特在我的身旁,我感觉得到它的疑惑。它的敌人,为什么和它如此相似……

  那群狼什么都没有做,离开了。可是巴特却不再像以前那样活泼。那开始越来越频繁的静静的注视着那座草峰。一个月夜,我出了帐子来陪巴特,我担心它。“巴特……”巴特听到我在叫它,坐了起来。我坐到巴特的身边,很自然的靠在它那暖暖的颈弯里。“巴特,其实你是一只狼。”“巴特,它们才是你的同类。”“巴特,你想回去了吗?”“巴特,你不要回去,我给你吃最肥的羊尾巴好不好?”“巴特,我舍不得你……”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发现我睡在帐子里。阿妈说是巴特驼我回来的。巴特……想到昨天晚上,我心里一阵酸楚。

  “塔娜,它本来就不属于我们。”阿爸劝着我。

  “它跟我们过的很好!它不用回去!”我很生气,为什么阿爸阿妈决定送巴特回狼群!他们怎么舍得!

  “塔娜,巴特现在并不快乐啊。我们都很爱它,可是,我们不能这么自私的把它留下来。它有它的同类,它的伙伴。就让它回到它的世界去吧。”阿妈抚着我的手,缓缓的说。

  我咬着着嘴唇,不肯说话。我是太自私了。可我舍不得。叫我怎么舍得我的巴特!

  “阿妈也舍不得……”阿妈轻轻把我揽进怀里。一句话,说的我泪如雨下……

  早上,我还没有醒,阿爸就带着巴特走了。晚上阿爸回来时,再没有了那个趾高气昂的叼着猎物的巴特。那一晚,我睡的很不踏实。我的巴特,它现在怎么样了?

  第二天早上,我在帐子外看见了疲惫的巴特。它自己寻回来了!我正要冲过去,阿爸挡在了我的面前。

  “走!不要回来了!走!”

  “阿爸……”

  “走!快走!”阿爸不听我的恳求,用棍子驱赶着巴特。巴特跑远了几步,停了下来。

  “走啊!你是狼!你要成为狼王!你给我回去!”阿爸的声音开始颤抖。

  巴特没有动,而是坐了下来。那双翡翠般的眼睛仿佛是在问着:你们为什么要赶我走?阿爸冲回了帐子,拿出了猎枪。

  “阿爸……”阿妈紧紧的抱着我,使我无法挡在阿爸前面。

  “走!”巴特站了起来,犹豫的原地踏着步子。

  “砰”“砰”两声枪响,溅的巴特身边的雪花飞扬。

  巴特跑开了,向着那座草峰奔驰而去。草峰上,巴特又一次停住了。几秒远远的凝视后,巴特仰天长啸,然后决绝的离去。

  我的巴特,终于嚎出了属于狼的啸声……

  巴特离开已经三年了,我不知道它过的如何。自巴特走后的三年,我们再没有遇到过狼。

  15岁这年,阿妈病倒了。我们远离城市,不知道阿妈到底怎么了。阿妈只说是风寒,就好就好。可3个月来,阿妈的身体每况愈下,到最后连走路都成了问题。阿爸从城镇请来一位蒙医来给阿妈看病,开了一副药。医生说,病很深了,要用好方子。方子中最主要的一味,就是狼心。拿着方子,我仿佛拿着圣旨一般小心。阿妈就要好了!我们有希望了!

  可是,正是夏季,狼几乎不出没。在家里是等不到狼的。而狼的聚集地远又险。对于侵犯它们领地的人,它们是不会轻易罢休的。阿爸打算去狼巢猎狼。我不想阿爸去冒险,可为了阿妈,我们别无选择。

  第一次去狼穴,阿爸在第三天晚上才回来。衣服被撕破了,身上也伤痕累累。我心痛的给阿爸上着药,不知说哪句安慰的话才好。几天后,阿爸伤好了些决定再去狼穴。我心里重重的担心,也只能默默的为阿爸祈祷。

  我每日在家照顾阿妈,希望阿爸能安全的回来。来来往往半个月,阿爸还是没有取到狼心。狼的凶狠我是知道的,阿爸这样能安全着回来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可看着阿妈,我又不禁愁了起来。到底怎么样才能寻到一颗狼心?

  几天后,在远处的那座草峰上,出现了一群狼。夏夜中的一轮月下,我听到了他们的狼王长啸。这声音!巴特?!我远远望去,那双翡翠的灰绿色的眼睛……我的巴特,成了一只狼王!

  阿爸从帐子中端着猎枪出来,跨上了马背。阿爸要从这一群狼中取狼心吗?那是一群狼!这根本是以卵击石!

  “阿爸……”

  阿爸已经骑着马向狼群奔去。

  “不……”我追着阿爸,可我怎么也赶不上阿爸的马!

  眼看一只狼朝着阿爸扑了过来,“砰”的一枪,那只狼被打伤了。这更激起了狼群的愤怒,它们立刻群起而攻之。

  “阿爸……”看着阿爸艰难的抵抗着,我心中开始绝望。我该怎么办?

  忽然,一个身影挡在了阿爸的马前,狼群立刻停止了攻击。是巴特!月光下,狼群与阿爸对峙着。许久,巴特带着它的狼们消失在了那座草峰。

  遇到巴特的半个月后,阿妈已经病的下不了床了。阿爸只能更频繁的冒险与狼穴之中。那段时间,我常常在晚上坐在帐子前望着那座草峰。无助的时刻,我更怀念巴特那温暖的颈弯。“巴特,阿妈的病越来越重了,我该怎么办?”“巴特,阿爸又去猎心了,你要保佑他平安的回来啊。”“巴特,当初为什么你还是选择走了?阿妈是不是也要走了?”“巴特,我好想你……”我环着双膝,哭的彻底。那种恐惧与孤单,让我不知所措。

  忽然,我听到身后“簇簇”的草动声。“谁?!”我警觉的回头,迎上一双翡翠的眼睛。“巴特?!”我试探的呼唤了一声。“呜……”巴特低低的回答着我。我兴奋的冲过去,紧紧的搂着它那温暖的脖子。“巴特!你回来了!我好想你!”“巴特!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为一只狼王的!”我兴奋的抚摸着它灰亮的厚毛。现在的巴特正是壮年,它比以前更壮实了!

  可是,巴特怎么会在这!巴特是狼王!是不能离开狼群的!难道是被驱逐出来的?可是巴特身上没有打斗的伤痕啊。难道是巴特自己跑回来的?! 不行!巴特不能留在这!

  “不行!巴特!你要回去!”巴特丝毫未动。

  “回去!”我拿起棍子,打算再把巴特赶走。可巴特仍然不动。

  “快回去!”情急下,我举起棍子向巴特挥去。这一下不轻,可巴特还是没有动。

  我的巴特,我赶不走它!

  第二天中午,阿爸回来了。“巴特?!”我听到阿爸兴奋的声音。然而,阿爸立刻就意识到巴特应该回去的现实。

  “回去!”阿爸命令着巴特,巴特像前一天晚上一样,丝毫不动。

  阿爸再一次对巴特举起了猎枪。“砰”的一枪,打在了巴特左边的草地上!三年后的巴特,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恐惧。阿爸也赶不走它。它太了解我们,我们怎么舍得伤害它!

  我的巴特,回来了!

  巴特回来的几天后,阿爸又把那位蒙医请了来给阿妈看病。检查后,他开给我们另外一个方子,主药是狼心和狼筋。蒙医还特意嘱咐我们,要抓紧时间啊,不能再拖了!

  阿爸送蒙医回去,那医生看见了巴特。他对我和阿爸说:“这是好狼种,一定能医好人的。”

  医生走了,我和阿爸却无法平静。

  “我不同意让巴特来做药引!”

  “那你阿妈怎么办?!一颗狼心,一份狼筋,你要我怎么办?!”

  “那也不能……”我哽咽的说不下去了。

  “想想你阿妈,她那么疼你那么爱你。巴特……我们只能这样。”阿爸也红了眼眶。

  我和阿爸出了帐子,巴特立刻跑了过来。阿爸第三次对巴特举起了枪。

  巴特没有躲,平静的站在那里。我看到阿爸的猎枪在颤抖。我已经泣不成声。我扑到巴特的面前,紧紧的搂住它。我的巴特,我不要……

  巴特轻轻的挣开我,静静的看着我。许久,它低低的“呜”了一声,绕过我走到了阿爸的面前。它看着阿爸,平静的蹲坐了下来。没有恐惧,没有犹豫,坚定而决绝。

  “砰……”

  阿爸的猎枪掉在了草地上,那残留的青烟缓缓飘散在空气中,仿佛是巴特正在消失的灵魂。巴特的血染红了整片草地。我抱着巴特,想挽留它身上最后的一缕温度。那双翡翠般的眼睛,渐渐失去了光泽。巴特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停止了呼吸……

  我的巴特,我的英雄,就这样走了。以后的以后,再没有温暖的毛茸茸的颈弯,再看不到那灰绿色睿智的双眸,再没有一个伙伴听我在月光下诉说心事……

  我的巴特,永别的……

十一

  阿妈的病真的好了。我即高兴又伤心。

  巴特走后,阿爸给我讲了很多。巴特,是我8岁那年阿爸猎回来的那只母狼唯一活下来的孩子。阿爸和阿妈觉得很对不起那只母狼,把她葬在了帐子门前的草地里。在阿爸为了阿妈猎取狼心的日子里,阿爸在狼穴碰到了巴特。刚开始,阿爸的攻击激起了巴特的怒火,巴特还袭击过阿爸。但阿爸从来不会把枪对着巴特。阿爸去的频繁了,巴特就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每次阿爸要回来时,巴特总会在阿爸身后跟一段再回去。后来,巴特终于自己跑了回来。

  我们把巴特葬在了帐子前面的草地里。这里是它成长的地方,就让它在这天堂中的天堂静静的安睡吧……

  我和阿爸阿妈决定离开这里,到城市去。我想,这对我是最好的选择。在阿妈的身体完全康复后,我们举家迁往了城市。

十二

  5年了,我忘不了巴特。我想我这辈子也很难会忘记它。

  我的巴特……

  我的英雄……

  你会永远,在我心中的那片天堂……

信息正在加载中...

≡最新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