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 首页 - 潺潺文学 - 阅读正文
 

≡阅读正文≡

第五届“潺潺”杯征文大赛获奖作品:碾碎的秋
发布时间:2008-12-10 来源:新闻网 作者:赵珊珊

□06中西3班   赵珊珊

  第一片 车窗外的味道

  十二年前,我拉着爸爸的手坐上一辆白色面包车,满脸高兴的跟姥姥挥手的时候,“离别”对我来说是车窗外长在稻田边上的一粒稻子,我路过它却不知道它到底长什么样子,所以我不知道离别是会伤心的,也不会用“依依不舍”那样的字眼去描述它。在那样的年纪怎么会有如此沉重的东西呢!不经事的年纪,不知道远方在哪里就猜想那里一定很美很有趣,不知道终点是哪一站就迫不及待的踏上旅途。坐在车上仍旧兴奋到不知所然,拳头般大小的心装的全是期待,把头伸到车窗外似乎下一秒就能出现更好的风景。却看到垂下去的稻子,像极了姥姥眼里的泪,一不留神就会掉下来,在心酸的挣扎着。再无知的生命也知道这是一种痛苦的表情,我把头伸进来不再往外看,我怕看到姥姥的表情,也怕姥姥看到我的样子,任凭爸爸怎么哄我都不让姥姥再看我。稚嫩的生命把难过演绎成了令人不解的倔强,让一个疼爱自己的人付出了切肤之痛的代价。 风吹过来,里面夹杂着稻子的味道,在沁凉的风里有一种成熟后的干燥,有点刺激鼻子,忍不住的想打喷嚏。我忘记了车是怎么离开我嬉戏了十年的土地,至今却仍然无法释怀的是车窗外的味道……

  第二片 初秋草在绿

  潇潇,你怎么总写那么多没人读的文字呀?其实我偷偷的看过你笔下的精灵,它们真的很美,全是蓝色的,像你的表情一样有些悲凉。潇潇,你怎么把自己的围巾系在那棵桃树上呀?北方的风有那么冷吗?你爱的桃树也能清楚的感受到吗?还是你怕树被冻死了你和他的誓言会一去不回?我仍然记得你站在桃树下看到粉色的花瓣躺在黄色的泥水中泪如雨下的样子,你会不会骂我俗?居然用这个词形容你的泪。潇潇,你怎么总是一个人在午夜的街上闲逛呀?难道不危险吗?那次一个巡逻的警察叔叔还把亲自送了回来,我叹气,你瞪我,是在责怪我不理解你吗?潇潇,你说你想躺在草原上静静的去找那个面朝大海的人,让他告诉你现实与梦想的距离到底有多大,你从车上掉下来的那一瞬间有没有想过你曾经这样说过?因为你再不想就没有机会了,我推测你下一秒就不能胡思乱想了。那天,我去看你了,你在初秋的季节躺在了草地里,草在绿,很绿,你喜欢的季节你喜欢的草……不是草原是草地。我不想告诉你,你的身边有你讨厌的红色,那是从你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一种液体,有很多,你别介意。你头上的蓝色海豚也染成了红色的了,你不要生气。潇潇,我在你走后一年才写你,别怨我,我实在怕触及那些痛苦的神经,别说我是鸵鸟总是逃避痛苦。

  第三片 黄色的叶子

  怎么会让思绪一直沉浸在这个萧索凋落的季节呢?无可救药的人偏偏喜欢这个收获与悲凉并存的时节,就像本该高兴的团聚定要加上伤感的泪水才觉得完美,断臂的维纳斯是不是也属于这种美呢?真正永恒的美丽是一定要带上些许的遗憾。叶子从树上飘落而下,然后躺在略带潮湿的地上,像极了一只只死去的蝶,残忍得让人心碎也妩媚得让人窒息。清晨,穿过透明的空气我看见清洁工在忙着收拾那些曾经的舞者的残骸,在春天她们努力的让自己成长摇曳在阳光下,用生命舞动去绽放活力,而今却要忍去泪水从枝头分离,看似是一种无奈的选择,其实正是她们给了新生命机会,没有谁比一只黄色的叶子懂得舍弃。开始不满意自己装在一个人的躯体里,梦想着笨拙的身体幻化成轻灵的风,可以任意地在穿梭在每一片黄色的叶子中间,听她们的低吟和轻诉,在她们落地的时候可以尽力不让们感到土地的生硬。这一段时间我是不忍离开这所中医学院的,这样一个干净凉爽的季节伴着古书的悠扬,平时难解生疏的文字已是贝多芬钢琴上飘扬的音符,都是一种经典。走出我的学校,心灵就开始缺氧,急迫不能呼吸,只为它失去一方静僻之处,难以随从这都市的浮躁。那一堆黄色的叶子是我的眷恋,更是我的情怀。

  第四片 执手走过一个失恋的季节,我很幸福,今年的秋天你会来找我吗……

  第五片 一起生活了两年的姐妹我们开始一起奋斗吧……

  第六片 ……

  ……

  秋天都碾碎在记忆里,每个角落都有关于它的痕迹,谁会把谁想起?

信息正在加载中...

≡最新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