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 首页 - 岐黄论坛 - 阅读正文
 

≡阅读正文≡

温象宽:只要辨证正确就肯定有效果
发布时间:2009-4-3 来源:中华中医药论坛 作者:唐利萍 赵佩

  温象宽,主任医师,1936年出生,山西定襄人。毕业于天津医科大学,现任山西中医学院皮肤病研究所所长,山西省中西医结合学会皮肤、性病专业委员会暨医学美容专业委员会委员。长期从事皮肤病临床、教学及科研工作,重点研究银屑病、痤疮、扁平疣、手足癣等顽症,治疗银屑病疗效独特,已收入《中国疑难病、慢性病特效疗法信息库》。

  研制成功的中草药保健香皂——多功能清丽牌香皂,1991年通过省级鉴定,达到国内先进水平,1999年获得国家发明专利,获保健品卫生许可证,并荣获太原首届全国轻工产品博览会银奖,被山西省质量检验协会确认为质量跟踪商品,1996年获山西省科技进步奖,1998年获中国最新科技成果及专利产品供需见面洽谈会(济南)“最受欢迎的项目”荣誉证书。

  研制成功的中草药保健醋——醒脾和胃保健醋,由二十余味中草药浸泡在老陈醋中制成,既可作调味佐料,又可直接饮用,尤对脾胃虚寒及脾胃不和者有很好疗效,2000年获国家发明专利。

  论著有《皮肤病辨证论治简编》、《乳房病》、《发热辨证论治》,论文有《中西医结合治疗寻常型银屑病62例临床观察》、《自拟座疮汤治疗青年座疮30例临床体会》、《清丽牌中草药保健香皂的临床研究》等。后者已收入《世界名医论坛》并荣获《国际优秀论文》证书。

  采访时间:2009年3月14日

  采访地点:山西中医学院皮肤病研究所

  采访内容:

  1、为什么从西医转到中医

  2、为什么选择皮肤科

  3、清丽牌香皂的历程

  4、对当今中医发展的环境的看法

  采访实录:

  记者:温老师您好,我们是中医药论坛的记者,想对您做个采访。

  温老师:我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什么可写的,就不用了吧。

  记者:您太谦虚了,您有那么多的贡献,怎么能说是小人物呢!我们只是出于一个学生的心态,想要和您聊聊,学习学习。

  温老师:那你们想问点什么呢?

  记者:谢谢您给我们这个机会,我们知道您是1961年从天津医科大学毕业的,想知道您当初是怎么从西医转到中医的呢?

  温老师:我高中毕业那时,全国只兴建了五所中医院校(北京、上海、南京、广州、成都)是解放后政府成立的第一批中医院校。我原来是想学习中医的,但是由于具体家庭原因,考了西医学校。我的第一志愿是天津医科大学,第二志愿是北京中医学院,结果录取的是第一志愿,我就上了天津医科大学。在学校只学了《中医学概论》,我的成绩在我们全班是最好的。

  后来被分配到了忻县人民医院搞外科。我在外科工作了十年,那时候医院外科有个皮肤科的老医生,我顺便跟他学皮肤病。我爷爷是个老中医,我岳父也是,后来省中医学校办“西学中”(一年),我就参加了。72年就调到了太原,在中医学校,还是搞外科。后来,省中医研究所又举办“西学中”(两年),我又去学了,就等于是上了个专科。

  我对中医本来就有兴趣,后来经过了学西医,又学了中医,就中西医结合以中医为主。我学习中医,不是以症推药,对号入座,主要是要讲求辨证论治。慢慢向纯中医发展,学习了就要为我所用。

  记者:那您又是怎么选择的皮肤科呢?

  温老师:其实我完全转到皮肤科大概就在80年左右,是在学完三年中医以后。

  记者:您学习皮肤科是自己自学还是跟着哪个老师呢?

  温老师:主要是自己钻研,原来我是搞外科的,到中医学校也是中医外科,曾在山大二院皮肤科学习了两个星期,在省人民医院皮肤科也上过一两个月班。因为我原来对皮肤病就有所认识。皮肤病比较容易辨别,每个病都有特点,外表一看就知道,你看过一遍就忘不了,不认识的就对照图谱。主要就是多看书、看杂志。

  记者:温老师,您研究皮肤科这么多年了,您能说说你的研究,那个“清丽牌香皂”吗?这是您的专项发明,都蜚声国外了。

  温老师:这个“清丽香皂”,我原来的动机就是搞个有美容作用的洗涤用品。根据中医理论和自己的临床实践,加入白芨、二丑、白附子的提取液制成的。香皂出来以后,结果发现效果很好,如痤疮、扁平疣,有的洗上一两个星期就好了,还有的脚气也有洗好的。确实是意外的发现,后来我就认真观察,有的单用这个香皂就好了,有的配合着内用药就好了。主要治疗痤疮,扁平疣,皮肤干燥皲裂瘙痒等。

  原来就只研究了一种类型,现在分成祛痘消疣型、愈裂止痒型、保湿护肤型共三种类型。我这个产品91年申请的专利,94年就投放市场了,我记得当时有一个残疾人也发明了一种香皂,和我的产品都摆在五一大楼。我的先放,他的后放,我就经常在那观察,结果后来我的一直存在着,他的就消失了。

  对这个香皂我也很苦恼,因为我付出的代价比较大,但经济效益不好。从开始销售,我就骑着自行车到晋祠,到胜利街,开始各大超市、商场都有我的香皂,后来效益不好,我就撤回,最后只有留了解放大楼一家。由于我不懂销售,不善于经营,经济效益很差,但社会效益倒好。有的都带往外地了,有带往台湾的,有带往日本的。但是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资金不够,广告做不起,没有这方面的专门人才。各大商场、超市门槛太高,竞争力太大,所以最后只能收回。有的商场关门了,还欠我几千块钱,总的来看,顶多收回个成本费。所以我对这个香皂很是苦恼,真是骑虎不得自下。

  我还有一个专利,就是我的保健醋。原来我在外科的时候,整天不分昼夜的,很累人。我的体质本来也不好,就得上了慢性胃炎,我就针对我的病,研制出了这个保健醋,在2000年获得了专利。

  这两个专利每年都要交专利费,一年比一年高,到最后我就没办法了。咱们生产规模太小,效益不高,原来找了长治的一个厂子,人家嫌太少了不给生产,原来给生产的太原的一个厂子,好多年不生产了,去年倒闭了,最后到了石家庄的一个私人厂子,还得花上车费,还得在那住几天,很麻烦的。

  我特别羡慕江西中医学院,你看人家有钱搞了个“江中牌草珊瑚含片”,轰动了全国,又搞了个“江中牌健胃消食片”,现在也是全国有名了。现在我有这个专利,很想依靠学校,让他们交专利费,出钱来搞这个东西,但学校不要。如果能得到支持,这也是一件造福人民的事。我也有和企业洽谈过,但是也不行,咱们不善于经营,也没有做广告,就是到现在我还是希望能够得到支持。其实这两样专利开发价值很大的,全国都会有市场的,咱们规模不大。但如果有人来开发开发,我觉得这是很有前途的。

  记者:听温老师这么讲,我也觉得挺替温老师惋惜的,温老师本来在临床上已经很辛苦了,还要在这上面操心。看来还是各方面的支持力度不够啊,我觉得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是千里马总会遇到伯乐的。所以老师的专利总有一天能够得到推广的。

  温老师:(笑)但愿会有这一天吧。

  记者:中医药论坛是一个不错的网络媒介。我们也希望能为这个专利做一点事情,毕竟这也是造福人类的一件好事啊。

  温老师:呵呵,我也是想通过你们的这个平台为它找到更好的发展前途。

  记者:温老师,您从事临床工作这么多年了,有很多学生认为现在理论和实践脱节了,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温老师:我认为中医的理论和临床还是一致的,但是有的还是要自己去体会,总的来说,中医的辨证还是准确的。你只要辨证正确了,就一定有疗效的。就比如这个皮肤病,包括内科外科的辨证,寒热的辨证,根据皮肤的症状和体征,只要辨证正确就肯定有效果了。

  记者:我们现在学习的方剂,比如有些大方子,在临床上应用起来就不一样啊?

  温老师:你们现在学习的都是最基础的东西,当然要好好记。在临床上,要根据病情,病是很复杂的。由于体质、年龄、性别、时间、地域等区别,辨证就不一样了。不过,好多方子都是根据基础方演变来的。只要辨证正确就会有疗效,有些临床就是夹杂症,方子也就有夹杂了。像这个银翘散、防风通圣散,都讲究“寒热虚实”的基本法,所以临床都是从这个基本法开始的。等你临床从事时间长了,就有经验了,就不会局限于这些基础方了。

  记者:我们现在学习的《中医诊断学》,尤其是关于脉象的,会让很多学生困惑不已。这中间是不是也存在悟性的问题呢?

  温老师:脉象得自己去体会的,这是存在悟性的,平时你去摸自己的脉——正常人的脉,然后再去摸病人脉,差别就出来了。虚证肯定脉弱,寒证脉就迟,热证脉就数,肯定是这样的,得把这几个基本的脉象弄好。这是要四诊合参的,但有时舍症从脉,有时舍脉从症,要辨证来看的,抓住主要问题,可以有所侧重的。总的来说中医学朴素的辨证法是有用的,它可以说是一门经验医学。
记 者:我还有个疑问,部分学生认为在中医药大学/中医学院呆五年,出来以后发现自己的天赋并不在这方面,对中医也没有什么悟性,那就有种误人子弟的感觉了,您怎么看呢?

  温老师:并不能这么说的,东西你是学到了,中医学的理论是很深的,你学的东西不用但是仍然存在着,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派上用场了,知识是不会嫌多的。不光要学习中医知识,其它知识也要学的。知识也要多元化,很多中医大家,他们的知识面就特别的宽广。我现在每天都会抽出时间来看书,最近我看《百家讲坛》讲中医药,他们就讲的挺好的,活到老学到老嘛,遇到什么就去学习什么。知识永远不要嫌多,脑筋越用越灵活,不用就死了。

  记者:是的,最后想请温老师就社会的大趋势来谈一谈中医的前景。

  温老师:中医目前的前景是一片光明啊,我是很看好中医的发展,也对它很有信心的。

  钱学森说“二十一世纪是中医的世纪”,你们还是要多实践的,把理论和临床紧密结合起来,现在沿海发达的地区已经认识到中医的优势,我相信不久以后的中医肯定会火热起来的。

  记者:是啊!中医经历数千年的积淀有它必然的优势,我们也希望中医文化可以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最后,非常感谢温老师能够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的采访,谢谢。

  记者心得:

  2009年3月14日,中医药论坛的记者在山西中医学院皮肤病研究所采访了温象宽所长。采访时间从上午10点到11点,时间虽然不长,但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73岁的温老神采奕奕,坚守在临床第一线上,亲自为患者诊治。在和他的助手交谈中得知,他每天准时来上班、下班,下午会去锻炼身体,晚上没事的时候也会看书、看报纸,不断的学习来充实自己。在办公室里我们看到了墙上挂着湿度计和温度计,窗台上摆放着好几盆植物,从中不难看出温老独特的魅力,一位名老中医的修身养性。

  在与温老的交谈之中我体会到了一名老医生的辛苦和无奈,中医作为一门实践医学,它存在很多的实际问题,它疗效的缓慢以及哲学思想的艰涩令它在西医的愈演愈烈中低迷不振。温老的坚持和对中医的信心使我深深震撼。作为一名中医学子,我们也要对中医抱有坚定的信心,相信它一定可以再度焕发风采,光芒照耀世界。

  本文转载自中华中医药论坛www.zhongyiyao.net

信息正在加载中...

≡最新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