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 首页 - 灿烂之星 - 阅读正文
 

≡阅读正文≡

杨海军:特立独行的学习“怪人”
发布时间:2009-3-31 来源:新闻网 作者:邓敏 董万青

  杨海军,06级中医临床1班学生,连续两次摘取“大学生上讲台”桂冠。曾向往师范大学的他,机缘巧合踏上了杏林之路,在一次听了门九章教授关于《伤寒论》的讲座之后,感慨中医之精妙,之后一门心思扑在了诵读经典、研习医案和临床见习上。

  清华大学原校长梅贻琦曾经这样说:“大学之大,非有大楼之谓也,乃有大师之谓也。”杨海军在大学里找到了自己心目中的大师——门九章教授。

  提到门老师,杨海军十分感激。他坦言:“门老师是我的中医启蒙恩师,尤其是在《伤寒论》的学习上,是他把我引入中医的思维,少走了很多弯路。在我看来,老师最主要的是启发学生的思维,门老师就给了我许多启发,他说的医家五要——以学为道、以德为上、以勤补拙、以心比心、以人为本,时刻提醒着我学医者要德才兼备,抱着对生命负责的态度。”

  杨海军现在跟随门九章教授临床见习,受门教授的启发,他认为学习中医最重要的是学习地道的辨证思维和成功的方证经验。

  “辨证论治是中医学习的一大难点,也是一大‘通病’(容易被误解,笔者按)。辨证论治并非单纯的对应症状和药物的机械相加,而要注重整体观念。例如我曾经治愈一名以便秘为主证的女同学,伴见偏头痛,四肢厥冷,痛经,屡屡服用三黄片、麻子仁丸等导泻药,无一见效,最后我经过辨证属《伤寒论》少阴病当归四逆汤证,经过加减化裁,数剂而愈。”

  只要谈到学习,杨海军便会打开话匣子,口若悬河,把各种感悟娓娓道来。

  “在我看来,《伤寒论》之所以被奉为经典,其一是它彰显了一种精神,其二是它可贵的辨证思路和方证经验。它以六经辨证为为纲,囊括多种疾病,方证经验横跨病的概念,在于对整体功能状态的调整,达到治病的目的。其内容列条文而不言病理,出方药而不谈药理,就是朴朴实实的汤方辨证,用严谨的配伍、显著的疗效征服了后世两千年的历代医家。”

  “非《伤寒》无以成大家,非《伤寒》无以治大病”,许多名医都是从《伤寒论》获得启发而后有所建树,因而《伤寒论》几千年来为医家所必究。在我院学生中,杨海军可以称得上是《伤寒论》的学习王。不背诵汤头歌是他的学习“秘籍”。他以《伤寒论》的经方作为基础方,通过反复对比药物作用和临床治疗效果,达到记忆和应用的目的。如人参炙甘草大枣配伍用于顾护中焦脾胃之用,《金匮要略》中“当归芍药散”可以看作是一个常用的基础剂,逍遥散等许多方剂可以由此化裁,等等。

  “我们不能拘泥呆板地去理解,而是应该用科学的态度相信它并怀疑它,正确与否必须验于临床。”信古而不泥古的杨海军现在已经有了自己独特的中医学习方法。

  回想在学校的这几年,当很多同学入学不久后还在逐渐适应新环境时,杨海军已经开始规划自己的大学生活;当很多同学在为加社团、进学生会而忙碌时,他已经在背诵《伤寒论》的条文,并广泛涉猎李东垣、叶天士、吴鞠通、吴又可等古代医家的著作;当很多同学感慨前途迷茫时,他已经在附属医院跟随老师学习临床经验……

  “我平时没有什么其它的爱好,就喜欢看看医案,到临床实践实践,自己生病的时候给自己开点药,同学病了给同学开点药,家里有人病了也给他们开药。”

  在同学们看来,杨海军是个特立独行的学习“怪人”。现在,他在努力学习西医,并且抱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魄力和决绝,打算考取西医类研究生。“我的西医知识相较中医要薄弱,但正是因为薄弱,所以更要学习,考研能够让我弥补这个不足。”。

  和杨海军交谈,是一件让人感觉很愉悦的事。他思维严谨,谈吐幽默诙谐,各种药方信手拈来,把略显枯燥乏味的中医变得鲜活起来,正如生活中的他能在平淡中活出精彩。

信息正在加载中...

≡最新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