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您当前位置:山西中医学院新闻网 - 首页 - 岐黄论坛 - 阅读正文
 

≡阅读正文≡

郑学军:当好大夫难,当名医更难
发布时间:2009-3-9 来源:中华中医药论坛 作者:唐利萍 闫晓静 张珊珊

  郑学军,主任医师、教授,1979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1989年获得中国中医研究院医学硕士学位,先后师从赵炳南、朱仁康、王玉章。

  郑学军主任博采众家之长,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周围血管病及疑难皮肤病效果显著。他深入研究周围血管病发病机理,开创了“总攻疗法”治疗周围血管病先河。“总攻疗法”采用中西医结合、动静脉联合用药的方法治疗脉管炎、大动脉炎等周围血管疾病,具有病程短、见效快、费用低、痛苦小的特点。

  山西中医学院第二中医院在省内率先成立了“脉管炎专科”,由郑学军任科主任,二十年来,接治了来自全国各地(香港、台湾)及海外患者3万余人,总有效率达96.3%。郑学军主任致力于临床科研并勤于著述,其自行研制的“化腐生肌丹”获北京市科研成果二等奖,并有多篇学术论文在权威医学杂志发表。

  郑学军主任的医术和医德得到了患者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多次被授予“山西省青年先进工作者”等称号,其成就被收录于《全国名医400家》。

  采访时间:2009年3月9日

  采访地点:山西中医学院第二中医院皮肤科

  采访内容:

  1、如何走上从医的道路

  2、研究生期间印象最深的老师和经历

  3、大学时期印象最深的老师和经历

  4、从医过程中印象最深的病例

  5、对中医的寄语

  采访实录:

  记者:郑老师,我们中华中医药论坛的记者,对您在中西医方面的成就我们早有所闻,因此这次专程来采访。首先感谢您能百忙中抽出时间来接受我们的采访。老师是1976年上大学的,当时的社会背景是比较复杂的,是什么让您选择学习中医的呢?

  郑老师:我是1976年上大学的,那时刚好文革结束。1979年毕业,当时会选择学习中医是出于爱好。

  记者:学医是自小就有的爱好么?

  郑老师:说实在的,当时高中毕业以后,有个工作就行。那时候没有这么多的选择,当个老师呀、当个大夫呀,在当时都是比较好的选择。其实,我最理想的是搞数理化,因为当时流行“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我在我们班的成绩非常突出,各科老师都认为我是个好苗子,尤其是我的数理化成绩特别好,在这当中最好的又是数学。高中毕业我们学校将考试成绩出榜,我的成绩比较好——是第一名,卫生院的院长看见了,很重视我——这个学生成绩那么好。所以就把我招聘到公社卫生院工作。实际上,我之前比较喜欢中医的。因为小时候——大概十三四岁,我的母亲经常生病,我就跟我父亲带她去看病。当时感觉大夫是伟大的,所以到卫生院工作,我是很乐意的。工作的两年,院长很器重我。那时正好赶上高考,我参加高考,上了北京中医药大学。

  再想想过去家里比较贫穷,父母亲经常生病,所以他们也支持我学医。这样我就对医学产生了兴趣。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山大一院中医外科。当时我比较年轻,认为男同志无论干什么都要干出个名堂来。如果是女同志的话,业务不是太突出是不大紧要的。但是男同志则不同,如果一个男同志工作不出色就会被别人笑话,所以我在各方面都很努力。在医科大,我又教书,又搞临床,重新学了西医,然后又在北京(中国中医研究院)进修。所以我的一切都是自己努力得来的。跟随北京著名皮肤科专家朱仁康,使我的业务水平大有提高。

  记者:现在的一切成就证明了您当时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郑老师:也可以这样说吧,有时候我会想:要是我当初学了西医,可能现在就已经在国外了,也比现在发展得还要好。因为中医药比较局限,学中医比较局限,出去到国外就不行了。

  记者:每个人在大学时期都会有自己难忘的事情,难忘的老师,那郑老师您能跟我们谈谈这些吗?

  郑老师:大学时候,因为我们每天都要考试,所以我非常努力,肯定不会让自己落后。我们老师在当时都是比较了不起的人,水平非常高,尤其是搞中医的,是好老师,更是好大夫。

  至于其中的老师吧。其实,我后来的临床发展是受老师启发的,我有一个老师叫邹铭西,我上学时上课是他给我讲的课,进修时正好他也是科室主任,是非常好的一个大夫,他治学非常严谨。一个病人来了,即使是协和医院,301医院这么权威的医院诊断出来的病,他也不相信,他必须把第一手材料拿来,各种化验单,检查结果,他自己看了,确实是这样的,他才相信。

  所以,我深受他的启发,看病时,必须看第一手材料,我相信自己的眼睛,相信自己的分析,不能迷信权威,否则就容易误诊。比如说,我以前的一位脉管炎病人,来我这看时,手指已经黑了,我说你为什么这么晚才来我这看,他说他已经看了两年了,两年前在山大一院诊断的,说是风湿性关节炎,以后每到一个医院就按这个病看的,结果都没看好。才来我这看,但我给他诊断出是脉管炎,最后给他看好了。所以说,临床必须以事实为依据。

  为什么我现在病人特别多,因为我对病人负责,工作认真。当时全国有名的皮肤病专家有朱仁康和赵炳南,我跟朱仁康学习了一年。他是非常谦虚的一个专家,当时已有70岁高龄,时常不耻下问。这一点深深启发了我。后来我上了研究生,89年研究生毕业,当时赵炳南已经去世了,我的研究生时期是跟着赵炳南的大徒弟——王玉章老师学习的,他是我的导师。他在北京很有名气,是第五、第六、第七届人大代表。在三年的研究生期间,王玉章老师传授给我的是宝贵的经验。

  记者:现在很多医学院的大学生处理不好理论与临床的关系,当时您是怎么处理的呢?

  郑老师:我以前讲课时说过,理论一定要联系实际。要取长补短,搞理论的注重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的推敲,临床是不一样的,临床上一定要懂得临床知识,再用临床知识去教学,把书本知识渗透到临床上去!比方说《金匮》里的“狐惑病”,在过去,对这病认识不清楚,主要发生在眼睛,突然眼睛发红发赤,像鸠目,也可以发生口腔溃疡,也可以出现外阴溃疡,部位游移不定,像狐狸一样使人迷惑不解。这种病我们现在很清楚,就是白塞氏综合证,即口、眼、外阴三联证。这样就可以理解<金匮>了。撇开临床去讲“狐惑病”,根本讲不清楚,讲到最后,老师和同学都狐惑了。因此临床必须和理论联系才会理解的更深刻。现在大夫多了,但要当好大夫难,当名医更难。

  记者:我们现在老师只教理论,那怎样在巩固理论的基础上搞好临床呢?

  郑老师:要经常到临床上去看看。我对咱们的临床教学始终有看法。例如牛皮癣,有三个特征,有银白色鳞屑、有薄膜、有血漏现象。所以讲完课后一定要带学生去临床看看。这样学生才能印象深刻。但是现在医学院都做不到这一点,这也是目前教学存在的一大弊端。另外一点就是老师,大多数老师都没有临床经验,只会讲课,不懂临床。

  临床与理论是不可以脱节的,要临床与理论结合才可以学好中医。其实就算是大一学生也是可以偶尔去一下临床,体验一下。

  记者:现在都在讲中西医结合,那您能讲一下您是如何运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治疗周围血管病?

  郑老师:拿脉管炎这个病讲,在西医上讲它是因为动脉堵塞,堵塞远端没有血液就会发凉、发黑、甚至坏死。在中医叫脱疽,是经络阻塞所致。从中医、西医两方面同时了解清楚,这样的治疗才比较有效,这样的治疗才能不走进误区。西医要扩张血管,中医要温经,活血,这样才算的上是中西医结合。脉管炎这个病用单纯西医或用单纯中医的方法治疗效果都不好,单纯中医治疗疗程太长,我的脉管炎“总攻疗法”并不是祖传的,而是我根据多年的临床经验总结出来的,效果是很不错的。当年我在医科大的时候,治疗过一位病情严重的脉管炎患者,当时只开了几付药,肿痛就消了,效果非常好。当时患者送了一大筐鸡蛋,我很感动,很有成就感。这件事算是对我的肯定,从此我就开始了脉管炎的研究。我对中西医结合是很乐观的,当然这只是我个人观点。

  记者:郑老师您可不可以讲一下静脉曲张和脉管炎的区别呢?我听说磁圆针可以治疗静脉曲张,那又是什么原理呢?

  郑老师:静脉曲张是静脉疾病,脉管炎是动脉疾病,动脉输送营养,所以动脉阻塞营养供不上来,就会出现发黑,坏死。而静脉曲张就不会,静脉要是回流阻塞就会引起肢体肿胀、破溃的久不愈合而形成褥疮。

  九针中的磁圆针治疗静脉曲张是不太合适的,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将这段病变的血管结扎,取出,血液从深层静脉回流。而磁圆针治疗是将血管打破,人为的形成血栓,然后血栓在血液中极化。在这个过程中,往往造成病人的肢体肿胀、疼痛,是很痛苦的过程。而血栓在血液中是可以流动的,静脉血栓易造成肺栓,是相当危险的。

  记者:师建梅老师曾说过,不管是西医还是中医,不管是不是可以结合,只要可以治好病就是可以的。对此您怎么看?

  郑老师:西医是很科学的,中医一定要抛开局限,学习并且接纳西医的优点,取长补短。西医随着社会科学的进步而进步,发展而发展。中医也应该取长补短,很好的与西医结合。两条腿走路总比一条腿走路稳吧!

  记者心得:

  2009年3月9日,中医药论坛记者在山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脉管科采访了郑学军主任。从下午4点半到5点半,虽然时间不长,但是郑老师的教诲却深深记在我们心里。

  从郑老师简朴的语言中,我们领略到了名医的风采。郑老师深受他的老师——朱仁康、赵炳南、王玉章教授的启发,治学严谨,谦虚谨慎,不耻下问。他在讲述这些的时候,其实也是在教导我们要精益求精,学习知识要本着“求真”的精神。这不禁让我们想起了校训“艰且益坚,持重笃行”。

  通过郑老师的教诲,我们知道了,作为一名杏林学子,在学习理论知识的同时更要兼顾临床,重视临床。作为一名医务人员,要时刻本着对病人认真负责的态度,以病人的健康为己任,时刻为病人着想。

  这次采访,我们更坚定了我们学好中医、弘扬中医文化的信心,我们知道学好中医,道路是曲折的,还需一代又一代的中医人不断努力进取开拓创新,但我们始终坚信中医的前途是光明的。

  本文转载自中华中医药论坛www.zhongyiyao.net

信息正在加载中...

≡最新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