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桃夭

发布时间:2017年9月10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刘颖(15级信管1班)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我似乎遥远听见在河边嬉游河曲的妖童媛女唱着这首桃夭。虽说桃夭写的是对新嫁娘美好的祝愿,却也是写出了桃花从盛开到结果的完美历程。

  传说中,一位叫安期生的神仙,某日饮醉,遗墨于石上,世上便长出了绚烂的桃花。这个传说给桃花辅以神秘的色彩,也引人无限神思。

  自《诗经》初嫁,到秦汉飘摇、唐之明艳、宋之清丽、明之清艳流俗,桃花的意象在古典诗词中繁华开谢,绵延不绝。桃之简静,桃之轻灵,桃之凄婉,桃之明艳,桃之艳媚,桃之贞烈,我都倾其所有去寻找。文字中显现的桃花,已不仅只盛开在春天。随季节轮转,它盛开在时间的最深处,打败了时间,恒久不谢。活泼,轻佻,宁洁,孤独,艳丽,凄美,壮烈,深邃。桃花时而娇艳如初嫁少女,时而闲静如隐士仙人,时而沧桑如烈士美人。有时高杳如神话,有时平易如景畔乡邻。

  提起桃花,不得不提起陶渊明。那一晚,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点了一炉火,喝了一杯又一杯的绿蚁酒。就在这一俯一仰之间,给我们世人留下了理想家园——桃花源。桃源传自武陵翁。遥隔白云中。漫说人间无路,岂知一棹能通。红英夹岸,霞蒸远近,烂漫东风。将谓神仙别境,鸡鸣犬呔还同。除却了那不小心误入的渔人,恐怕再也没有其他世人看见过那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落英缤纷的理想家园了。

  桃花从东晋盛开到了盛唐,故事也从东晋漫延到了盛唐。桃花颜,美人面。说了桃花,自然需要美人来应景。草长莺飞日,正是踏春时。崔护上京赶考,碰上好天气,便出门踏青赏花。赏景赏着赏着口渴难耐,正好偶遇农家小院。于是乎,上前扣门询问水喝。一个面容清婉秀丽的少女开了门,询问崔护扣门缘由,便领崔护入门,进屋端水。在喝水的间隙抬头一看,只见少女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崔护便在此刻爱上了少女。

  就此别后,崔护念念不忘农家少女,待到第二年考上进士之后,崔护重游故地,希望去找寻当年的女子。久叩柴门发现迟迟没人来开门,便在门上写下了: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故事的结局有人说,那农家少女自从崔护走后,日日思念他。不久得了相思病撒手人寰了。也有人说,崔护与少女喜接连蒂,幸福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绵延到了明朝。故事的主人公是明朝典型的高富帅唐伯虎。唐伯虎才华横溢、锋芒毕露,却年少失意。正当他踌躇满志,一心想中状元“显亲扬名”时,却意外地牵连进科场舞弊案,羁囚诏狱一年,虽终不了了之,却也彻底断送了他的仕进之路,被谪往浙江为小吏。唐寅耻不就任,归家后益放浪,终生以卖文墨为生。就在他归家放浪形骸的时候,写下了著名的《桃花庵》: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间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

  重来我亦为行人,那年春,除却花开不是真。古老的春天到来的时候,花开的时节,像故人那样赏花玩月,弹琴饮茶,赋诗做歌。看花人未老,相知语难频。

  岁月沉沉,我只希望可以逐日修习成简静的女子。心似桃花艳照,身如古树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