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想念你的日子

发布时间:2017年5月25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李梓荣(15中医1班)

  秋风瑟瑟,寒气袭人,落叶最终还是归宿于大地,花开花落,云卷云舒,世间的轮回还是依旧。可是从那天起,你便离开了我的青春世界。只想问问,你那边的天气还好吗?

  你离开我们已经有两年了吧。家里的那棵老榆树还在,却不再似之前那样繁茂,似乎是你的离去让他也开始悲春伤秋。小时候的我们,相对有较多的时间在村里。记得那时调皮捣蛋的我们总是让你大发脾气,你一生气,我们就跑到奶奶身后,然后看着你和奶奶大声争论,最终败下阵来,点着一根烟就去串门了。后来,我们越长越大,时光拉长了我们的距离,我们相聚的时间越来越少。每次一回村,刚下车,就看到你站在家门口,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轻柔的说一句“回来了呀”,然后就赶紧到菜园、田地里摘菜,为我们张罗着做饭,不断地询问着我们的近况,满脸的幸福,似那盛开的花圃。到晚上走的时候,你和奶奶送我们到村口,望着我们的车越开越远,直到消失在黑色的幕夜中,与夜色融为一体。

  上了高中,时间越来越紧,一年或许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去。村里的人越来越少,村落也接近于荒凉,多少次要接你和奶奶到县城里来,你们都不同意,说是在这里还可以种几亩地,给你们种点菜,你们回来时还有一个家,毕竟这里才是你们生长的根。记得七十多岁的你,那会儿还可以下地干活,每天早早地起来除草、扫院子、干农活……后来,无情的岁月带走了你的记忆与健康,你不再认识家里的人除了奶奶,不再记得我们之间的回忆,也不再能去干农活。之后每次见你,你都会问我“你从哪里来呀?”我总是微笑着回答你,但心间却满是酸楚与悲伤。

  高三后半年,在你病危时,我又回家看望了你一次,却不曾想到,这竟是我见你的最后一面。那天,刚进入屋子,很黑,一股压抑的气氛让整个空气都凝结了。你躺在炕上,眼睛向后翻着。姑姑给你喂水,水却顺着你的口角流下来,你的四肢大多早已不得动弹,只是右手不停地挠着自己的腹部,口中发出微弱的疼痛的呻吟声。看着你瘦骨嶙峋的身体,只剩下皮包着骨头,我的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却一次次强忍咽回去,害怕自己的眼泪与哭声把这凝结的空气打碎,害怕心中最后一点希望都就此破灭。两天后的晚上,你最终还是走了。夜那么冷,你的身体也早已没了温度,但更冷的是家里每一个人的心。清明节的前几天,家里人给你办了葬礼。永远不会忘记当时奶奶趴在你的棺材上,泣不成声,哭到站不起来。从此,我的世界里没了你,多少次想在梦里见到你,上天都不眷顾,不给我机会。

  在那之后,家里只剩下奶奶和一只猫一只狗,再也没有人和奶奶斗嘴了;再也不会在田地里看到你劳碌的身影;再也看不到你坐在门口的摇椅上,点着烟休憩;甚至再也找不到站在村口那个落寞的背影了。

  你生前参军为国,退伍后学医救人,一生勤勉踏实。你去世那年,我和姐姐考上了大学,我们互相允诺,定要传承你的精神,一生勤勤恳恳,兢兢业业。

  一地的落叶,天渐渐变凉,想念你亲手搭的火炉,想念你身上的烟草味,想念你带给我的温暖。如果时光可以倒退,我只想多陪陪你,给你我的温暖。可惜,我的青春旅途不再有你的陪伴,不再有你的叮咛嘱咐,不再有你的寒暄问暖,但我依然会更加努力,让世界那头的你为我骄傲鼓掌。如今,惟愿世界那头的你被温柔相待,从此不再害怕饥饿寒冷,没有悲伤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