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母亲

发布时间:2017年5月25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陈文静(16中医3班)

  提起母亲,她是我又爱又恨的人,爱她的坚强,爱她的唠叨,恨她的“冷漠无情”。

  如今,我已成年,而母亲也年过半百,很多人对我的印象是贤惠,能干,而这一切,我认为归功于母亲对我的管教。我两岁时,母亲生了场大病,从那以后,父亲带着我,抱着我,哄着我入睡。六岁时,父亲外出打工,母亲一人撑起这个家,农忙时一个人,家里还有猪牛要喂,母亲对我非常严格,让我一个人睡觉,自己叠被子,扎头发(那个时候才刚刚给我留辫子),整理房间,时常会被屋子里的老鼠,窗外的夜猫惊醒,哭着喊着,想让母亲陪我睡,可是她却扔了一个棍子给我,说:“再听到响声,就用棍子打打床,拍拍地,把它们吓跑就行了。”那段时间,其实内心很不喜欢这样的母亲,我时常想:“我是亲生的吗?”到现在才明白,母亲对我的爱。她是不善言辞,都说慈母严父,而我的家庭却恰恰相反。我喜欢的,我想要的,母亲会一口否决,而父亲会宠着我,所以,一直我都不喜欢母亲。

  提起小时候,真的事太多。儿时,母亲给我严厉的巴掌,我不知道是该选择接受,还是选择逃避。毕淑敏的《孩子,我为什么打你》让我深有感触。因为我从小被打到大,母亲经常打我,做的不好,会打,哭了,更会打,不管我学习的事,而让我如何做人。现在我感谢母亲,让我学会了自立,自强。让我记忆犹新的是我小学一年级的时候,母亲从来不会给我零花钱,但是她买东西的时候会有零钱,就会把钱给我,让我存着,有一次,我偷偷拿了一些钱去学校的小卖部买了零食吃,母亲发现后,把我吊在梁上打,用皮带,当时还不准许我哭出声,嘴里塞了毛巾,我害怕自己真的会被打死,却又想着,一死了之,那个时候,她根本不明白一个七岁小女孩的内心是多么脆弱,最后我承认了错误,母亲打来一盆水,让我洗脸,她一直在旁边哭,她一直在说:“孩子,你知道我打你我有多心疼吗?”而当时不懂事的我却恨起她来,“你这么打我,还说心疼我,简直可笑,真是个骗子。”现在的我,真是能体会母亲当时的感受。去年暑假,我和弟弟闹了矛盾,我扇了弟弟耳光,让他向我认错,但是他不愿意,我打他打的更厉害,后来,他生气不理我,我特别后悔,也特别心疼,我好想过去抱抱他,去问问他,你疼不疼,姐姐刚刚对不起你,不应该那样打你。这才能理解母亲当时打我她却哭的那种揪心的心疼。

  想来也可笑,活了20年,才懂得母亲的爱,她现在,有什么心事会向我诉说,像个孩子一样。而现在,看着慢慢变老的母亲,想对她说声“我爱你”却没有勇气。没有为家里挣一分钱,却一直在花父母的血汗钱,到了这么大,自己没有挣钱能力,却耻于向父母要生活费。

  我慢慢地懂得了,所谓母女一场,就是母亲先看着你走,而后你看着她的背影渐行渐远。

  母亲,倘若你梦中看到一只很小的船儿,不要惊讶他无端入梦,这是你至爱的女儿含着泪叠的,万水千山,求它载着我的爱和愧疚来到你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