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媒体关注 » 阅读正文

【山西晚报】学针灸学做人 珍惜学徒这三年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7日 来源:山西晚报 作者:宋俊峰


学针灸学做人 珍惜学徒这三年

在山西中医药大学读研三的孟莉莉,十分敬佩老师的为人和医术

孟莉莉(右一)观察老师吕玉娥(中)给患者施针。

  ○人物介绍

  学徒:孟莉莉 临汾市汾西县人,27岁

  师父:吕玉娥山西省针灸医院针灸二科主任,副主任医师,山西中医药大学硕士生导师

  学习技能:中医针灸、拔罐、艾灸、火疗等

  ○职业介绍

  在吕玉娥门下学习针灸的学生,一部分是硕士生,一部分是徒弟。他们多数已经有了一定的中医理论基础,在针灸医院跟着吕玉娥学习针灸方法,学习给人看病。尽量多地积攒实践经验,对他们日后的从医之路,大有裨益。

  吕玉娥,是全国十大国医吕景山的徒弟兼女儿。她从小跟着父亲,耳濡目染,学习中医的各项技术,从1992年至今,已经在山西省针灸医院正式从医25年。她门下徒弟有30多人,孟莉莉是其中之一。

  “老师的医术和医德,都值得我们这一辈人好好学习。”孟莉莉说,她非常敬佩老师的为人和医术,对待患者无微不至,永远是笑脸相迎,她非常珍惜做徒弟的这3年。

  A 跟了老师两年多 今年才真正给患者扎针

  孟莉莉是临汾人,山西中医药大学研究生三年级在读。作为90后的研究生,孟莉莉充满朝气,言谈举止间,带着仔细干练,颇具亲和力。

  “跟着吕玉娥老师有两年多了。”孟莉莉说,她在上本科的时候试着给人扎过针,现在上研究生两年多了,“只要吕老师在,她都是亲自给患者行针的。”两年多来,孟莉莉每次来医院,都在旁边仔细观察、做笔记、用心体会,下来自己再勤学苦练。直到今年夏天,她才真正给患者扎针。至今,孟莉莉仍记得在老师眼跟前第一次给人针灸时的紧张心情,“心里特别紧张,心里一紧张,扎针也受影响。患者只要稍微一皱眉,我心里就有点儿哆嗦。”孟莉莉说,平时看老师针灸是那么轻松,那么快、稳、柔,病人几乎没有什么反应,针就已经进了穴位,自己一上手,才知道差距有多大。

  看到了差距,她和另外几位徒弟都在课下展开苦练。刚开始的时候,拿纱布缠几圈卫生纸,练习用针时的手劲,再后来就是互相在对方手上、后背上练习。

  记者尝试让孟莉莉扎针,她听记者说经常使用电脑,颈椎困,就给记者扎了合谷穴。她的手法很快,记者并没有感觉到疼痛,过了几分钟,有一点麻和胀。“老师说这是正常的。”孟莉莉说,老师的手法比自己好很多,口口相传,很多患者都是听人推荐后来找老师的。

  一下午,孟莉莉所在科室接待患者人数在100人上下。“所有人都是冲老师来的,所以我们上手的机会很有限。”孟莉莉说,老师的工作量很大,但是状态一直很好,让她特别钦佩。

  B 老师点滴举动,学生记在心里受益良多

  在拜师之前,孟莉莉和其他徒弟们其实都已经有了相应的理论基础。跟老师学习的过程,是把以前的理论用到实践当中去。当然,这个过程也少不了端针盘、抄方子、读书目。诸如《张氏医案》《赤水玄珠》《丁甘仁医案》《施今墨对药》《吕景山对穴》等书目,都是孟莉莉和其他徒弟要学习的。

  此外,学习中医的治病思路是最重要的,比如中医有同病异治,有异病同治,还要针药结合。需要医者通过这种长期的学习和摸索,慢慢形成自己的方法。可以说,老祖宗的各种理论,都能在徒弟们的学习过程中,一步步得到实践的验证。

  为了能更好地提高徒弟们的诊疗水平,每周五医院的疑难病案例讨论,吕玉娥会让大家参加。“不同的医生对于同一个病例,都有自己的看法。这些看法是怎么来的,落实到别人身上,又是不一样的看法。有的部分同意,有的意见正好想反。”孟莉莉说,这样的讨论和分析,让她觉得受益颇深,“以前书上见到过,但是现场让你说出个一二三来,还真不容易。书上还是太肤浅了,经过别人的点拨,或者换个思路,进步就会很大。”因为在大讨论上,每个人都要发言,有时候发言不给力,孟莉莉心里也暗暗使劲儿,在业余时间看资料、翻病历,不停地提高自己。

  在孟莉莉眼里,吕玉娥是一位严师,更是一位好医生。从基础知识的学习,到接待患者,以及大讨论上的表现,吕玉娥要求都非常严格,甚至有些苛刻。孟莉莉说,她有时确实挺怕老师的,总怕自己做得不到位。而老师随手的一些举动,也让自己意识到要学的东西很多。“比如,今年夏天有一位患者来针灸,他扎上针以后,右腿是吊着的。因为针灸需要半个多小时,他吊着腿,肯定不舒服,也坚持不了太长时间,自然就会影响疗效。”孟莉莉说,老师随手拿了个小凳子,垫在了患者的腿下面。”从那会儿开始,我就格外开始关注老师的点滴细节,现在我爸妈都夸我,眼里有活儿了。”孟莉莉笑着说。

  C 中西医都学,还要学艾灸、拔罐、火疗等

  孟莉莉说,中医里除了针灸,还有艾灸、拔罐、火疗等等。比如说艾灸,他们使用的就是吕氏脐药灸,就是在肚脐的神阙穴位置使用药敷,不同的病症,敷的中药也不同。然后,根据疗效的不同,再进行调整。

  再比如火疗,孟莉莉说,她大学也学过火疗,主要就是通过在患者的背、腹部、腰部、胸部等部位,敷上毛巾,洒上酒精后点着。看患者的承受程度,再适时停止。而在吕玉娥老师这里,她又学会了一种新的火疗,就是使用药酒进行火疗,也叫“火龙药疗”。不同的病症,使用不同的药酒,先把药酒擦到身上,随后再洒酒精点着。这样可以使药酒里的中药成分渗入身体内,达到温筋、散寒的作用,治疗受凉比较有效。“这种‘火龙药疗’挺受顾客欢迎的,而且这也是老师从别的地方学来的。”孟莉莉说。

  明年7月份,孟莉莉就硕士毕业了,但是她说自己会继续跟老师一直学习的。“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既然做了她的徒弟,就要一直学习下去。”孟莉莉觉得,老师身上有她学不完的医术和经验。

  孟莉莉说,除了他们研究生之外,傅山学院的本科生在三年级的时候,会有一个向吕玉娥拜师的仪式。这些本科生只学中医,不像他们研究生是中西医都学,而且也是传统的师父带弟子的模式。孟莉莉说,老师两拨学生是一样的教导,“我是硕士生的第一拨,下面还有两拨。相信老师的徒弟会越来越多,我们也要努力,做出个榜样来给师弟师妹们看。”

  D 医德医术并重,老师言传身教善待患者

  10月25日下午,太原寇庄西路北园街口的山西省针灸医院2楼,刚刚针灸完的两位患者提起吕玉娥的医术,都说太厉害了,“吕主任不仅医术高明,而且对待我们患者都是客客气气的。”

  17时45分许,记者才终于和忙碌的吕玉娥说上话。

  吕玉娥说,从小父母都行医,她经常往药房跑,拉开抽屉看看里面有什么新鲜玩意。“那时候,院里有邻居碰到我父亲了,就会拦住说最近咳嗽了,给开服药。再过几天,碰见又说咳嗽好多了。邻居们还经常帮着家里包粽子、做衣裳等等。”亲眼看到做医生非常受人尊敬,吕玉娥很小就立志长大了要当中医,平时就跟着父亲端针盘、抄方子,后来慢慢学针灸、读医书,一步一步学起来。1992年,吕玉娥开始在针灸医院工作,至今已经25年了。

  教孟莉莉这些徒弟,吕玉娥都会强调,要先做人再做事,医德和医术并重。“父亲吕景山师从北京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父亲说,他临近毕业时,老师特地给他讲了医德和医术的事,强调要善待患者,而且不能给患者打包票,也不能有江湖气。”吕玉娥说,父亲把这些传给她,她也会教给自己的徒弟们,“这些弟子比我小20多岁,我希望能像带孩子一样带他们,是要言传身教。有时候,身教更甚于言传,只有自己做得好,徒弟们才能学得更好。而且,这种重医德、重医术的门风,才能够代代相传。”


  http://epaper.sxrb.com/shtml/sxwb/20171107/647101.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