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我又南行矣

发布时间:2017年4月10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郭琴(15级中药实验班)

  我又南行矣。

  寒露,九月节。一早一晚会有雨。这夜雨没有填填兮的雷声,只有雨溟溟蒙蒙。冲破天幕,脱笼猛兽般疾速冲坠。成瀑,叠层,攒簇鳞鳞千万,独自在泄。
 露,气寒冷将凝结也。星空当换季。大雨尽倾盆,留低水珠悬檐,如酒挂杯。留低黑夜,黑,黑,黑。黑如墨,黑如炲,没有光度,没有亮泽。一片粗糙颗粒的黑夜,看不到代表盛夏的大火星已西沉。

  北方的暮色总是姗姗来迟,这里的天空总觉得比南方更高一些。这里浸洇的广阔,一望无尽,终日不停。

  南方有天,低空拥挤,没有鸿雁来宾。南方有海,没有云雀入海化为潜物。南方有花,甚繁,没有独华于阴,异于桃桐之华而言色的菊。

  北方有空庭得秋,寒露入暮。南方只有炎夏永昼, 冗长得令人厌烦。

  故国三千里。

  你知道什么叫边缘人吗。就像一个人一直走,流浪,漂泊,不知停步,不知暂歇。埋根之地物是人非,新人换老事,一切都变得陌生。你的根就断掉了,你成为浮萍,大潮巨浪遮不住,风吹便散,方才知觉归属感已没。何处不孤独,何处非异乡。后知后觉的浪子回头也再望不到,这叫旧乡。旧乡有故人,故人叹我未归,故人入我残梦,我与故人殊未来,故人与我江海永别。时至今日,又要说一声多情应笑我,少情亦应笑我,笑我道不尽的乡愁,走不完的归路。

  梦断江都,子规俱唱。哪怕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市井里巷,杏花烟雨。哪怕有日久他乡是故乡。

  故国距我三千里。

  夜雨淅沥,我又南行矣。初晨时,霞色流溢,阡陌行至城邑。日暮时,重山深碧,细数归燕迁徙。流岚浮现又消弭,隐隐飞桥隔野烟。可否渡我归乡,听人隔了那山水,唤我一声小名。

  我又南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