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腕底香

发布时间:2017年3月25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孙本明(14级中医1班)

  寒山有奇松,其名不可考。烧烟为墨,题字作画,留香三日不去,用此墨者腕间常有蝶舞,故引为珍宝,世人称腕底香。

——《古今墨鉴辑录》

  陆渺字子远,丹阳宣城人。少有才名,善诗文,工书画,文辞绮靡工巧,有太康遗风。年二十四,仪容伟美,乡人甚爱,每以陆郎呼之。渺素喜藏墨,偶得一书,阅至腕底香一节,心爱不已,斥重金,访求四海而不得,遂病。岁末疾笃,幸得友人张言,以厚金聘名医诊视之,药后病乃差。

  然其寻墨之心不死。越明年,亲赴寒山。自宣城跋涉数十日至寒山境内。但闻泉声泠泠,鸟鸣嘤嘤,行五里方见一村,又十里复遇一人,盖其清幽若斯。及山下,仰观山顶,松林丛丛,郁郁青青,白雾停于半山,似云若锦,心下大为快慰,叹曰:“我亦遍览名山大川,今至此地,方悟白乐天‘烟叶葱茏苍麈尾’云何,纵死亦无憾矣。”

  倏尔,身后窸窣似有人声,其语声清越,可令黄莺羞惭,杜鹃噤鸣:“此言差矣。”

  渺疑之,回首欲探问,已不知人往何处,怅怅然如有所失,且抚剑独行,待暮色四合,倦鸟归林方还。寻木屋借宿,主人应门,乃一美少年,未及弱冠,名唤乔郎。自叙祖居于此,并无亲友,至此代仅余一人耳。因慕渺风度从容,故相邀同寝,方才林间出言者亦乔郎也。渺观其房中洁净,有澹澹松木清香,料必为幽居高士,心中大悦。

  渺有择席之癖,月至中天,神思困倦,却未入梦。起身披衣,见门户不闭,乔郎已无踪迹,恐其有失。然遍寻四处不见其人,辗转反侧,至四更方浅浅睡去。

  翌日,渺见乔郎无恙,大为惊异,问及昨夜之事,乔郎止笑而不答。相偕同游寒山,奇花佳木,不一而足,渺大笑曰:“‘亭亭山上松,瑟瑟谷中风。’其意大抵如此。”二人极尽乐游之欢,已而夕阳在山,当归矣。

  及还家,广备酒果款待嘉宾,酒到酣时,乔郎问曰:“未尝明先生来意?”烛火盈盈映其面,眉目如远山含翠。渺深敬爱之,具答以实情。乔郎忽泣涕,渺大惑不解,问之何故。

  乔郎曰:“某本为寒山一松,赖天地精华所养,雨露泽被,寿逾千载,化为人形。便如此,也不可久离泥土。或云寒山奇松,烧烟为墨,时人以腕底香名之。林间松木皆为我骨肉,某恐吾等将遭金刃火石之祸,故幻形于此,迷惑往来行人。今见公子,明君雅意。蒙君不弃,愿割发赠君为墨,望君子见怜,休要对他人再提寒山。”

  乔郎乃散发脱簪,长发委地,黑如漆,顺如瀑,其姿容婉丽,恍似好女。渺怔怔然,无言以答,忽觉身畔一凛,佩剑已失。乔郎即挥剑,斩青丝数缕,捧于掌间呈上。

  渺大恸,察己私念,深以为惭,遂以锦囊内之。忽风大起,尘埃莽莽,不见人影。倏忽风停,木屋乔郎皆不见,唯巍巍寒山,蓊蓊苍松如故。渺喟然长嗟:“真山间松仙尔。”,后启程返乡。

  及诣宣城,烧发取青烟做墨,得墨一方,研之,清香悠远,经久不散。陆渺见后垂泪,弃之不忍用。焚《古今墨鉴辑录》,一并内以锦囊,觅风水上佳处厚葬,撰《苍松赞》洋洋千言刻于碑上。每逢节日,举家祭拜,洒扫焚香,事必躬亲。或问陆渺墨在何处,渺缄口不言。

  又历百年,俗尘之人皆不闻寒山之名,亦不知世有腕底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