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背影

发布时间:2017年3月25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刘素萍(16级护理3班)

  感谢我不可以拥抱你的背影,所以才能变成你的背影。

  想起匡匡写《时有女子》,她说: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可却一直不知道原来还有下句: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形容我的暗恋史,那种情愫很微妙,那人让我惊让我喜,貌似他决定了我当初所有的情绪,他的一句“没有痛苦能够小到忽略不计,少于整个心分量的,都不足以称之为爱”,充当了我高中三年的座右铭。现在想想都还是会笑,笑你,更笑我自己。

  徐志摩曾说“一生至少该有一次,为了某个人而忘了自己,不求有结果,不求同行,不求曾经拥有,甚至不求你爱我,只求在我最美的年华里,遇到你。”高中三年犹如三更晓梦,不知不觉已是天明,有人突然告诉我,从今往后我们就要各自天涯。如今,竟也是淮南燕北,多了一分想念,一丝怅然。

  《七月与安生》中七月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爱安生的人,可能从那个时候开始,安生决定不可以辜负七月。这时候我情不自禁的想起我们,想起我们那逝去的青春。我还没来得及告白,我们就分离了。我无法觉得你不够好,但是还是没有勇气。我们每个人,可能归根结底都无法爱另一个人,像爱自己一样多。就像安生在七月与家明之间,选择的是家明。我选择了默默的喜欢一个人。

  很多人说,最好的爱情是你因为对方成为更好的自己,那我能说我因你而变好,但却不曾拥有爱情,我有的只是你的背影。

  我愿相信,老去的,只是光阴,不老的,永远都是美好的情书、诗歌和爱情,哪怕我只有你的背影。我还是喜欢你,像风走了八千里,不问归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