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我的七月,你的安生

发布时间:2017年3月10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林昱孜(14级生物制药2班)

   最后,七月活成了安生的样子,安生变成了七月的模样。

——题记

  七月,一个温暖明朗的名字,仿佛是注定的一个平凡幸福,而安生,却从未安生过。但在这里,我不说友情,也不谈爱情,只想聊聊这两个女孩儿,七月与安生。

  我们都是大宇宙中的小尘埃,都是熙熙攘攘人群中的一个存在,衣食起居,酸甜苦辣,有的人的一生,是自己喊出来的话,而有的人的一生,是自己编绘好的画,不知道,我们是前者,还是后者。前者放荡不羁,随心所欲,是一个夸夸其谈的“大人物”;后者是挂在墙上的风景画,有山,有水,有人家,唯独不好的,是一幅失去了幻象的画卷,过去,现在,将来,都似乎是描写好了的,没有波涛汹涌,没有曲折跌宕,多着的,是画中的人儿,和仰望着的那片天。而不知道的是,你是是前者,还是后者?

  安生的每一次捣蛋,都有七月的陪伴,军训课上的小松鼠,楼道走廊的警报器,夜晚无人的百货楼,总之,安生的每一次“坏事”,七月都知道,都一直跟在安生的后面,不断的催促着,笑骂着。七月将长长的青丝扎成及腰的马尾,而安生却将乌黑的头发散开在空气中;七月会穿戴整洁的衣服,背干净的书包,而安生会给自己的指甲涂上鲜艳的桃红色,把肩上的书包耷拉在胳膊上;七月是大人们眼中的乖乖女,老师们眼中的优等生,而安生是老师们眼中的差等生、问题生;七月上了重点的大学,有了稳定的工作,而安生,却一直流浪在外。

  七月看似安稳乖巧,安生看似躁动胆大,她们二人的人生轨迹是两个方向的截然不同,她们的性格也都是正反两面,可是她们却如胶似漆的粘到了一起,如此的让人诧异,甚至有了一份羡慕,殊不知,楼道里的警报器是七月握着安生的手砸的,小松鼠是七月拉着安生给它安的家,而夜晚已锁着的百货楼,是七月懂得如何跳窗而入的。她们两个人都活在彼此的影子里,心里面都住着一个对方,因为遭遇不同,因为命运不同,因为世俗给她们安排的道路不同,所以,她们过着对方梦想的生活,所以,她们彼此守护着对方,守护着梦想。

  可是最终,她们都没能逃过生命的那一劫,在现实中失去了自己的方向,但终究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归宿。

  小说里的七月与安生,过的如此辛苦与波折,而现实生活中的我们,难道不是吗?也许,你由于环境,由于世俗化,你选择着适合自己的样子,梦里心里却一直惦记着安生和七月的生活,有的人,即使在生命的尽头,都没见过她们的样子,只知道生活,未必只有想象,更多的是现实和选择,我们没有过多的彩排时间,更多的是流浪和重复。你选择安逸平稳的生活,却把自己曾信誓旦旦的闯荡和环球周游沦为茶后消遣,成为你羡慕他人,赞美他人的理由,去刷微博,看微信,逛朋友圈,看着或悲或喜的人生感叹,看着他人周游世界,用最后的打压,把自己的念想一点点消磨殆尽,直至作茧自缚。

  “我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七月的这句话让我一直不能忘。我的七月,你的安生,终是一场昙花谢尽后的黎明和夜幕。

  愿我的七月涅槃重生为你的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