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樱逝

发布时间:2016年12月10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彭亚丹(14级中医1班)

  “人人都会死,如何流芳百世,让世人传唱……”

  这是尾张织田家的呆瓜殿下信长少时时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对于这个一向不愿为常世所拘束的少年来说,这点却出奇地和绝大多数世人所幻想的一致。

  一五八二年六月的夜晚,信长独自一人默默跪坐在中庭的樱花树下,一动不动,如老僧枯坐。

  六月初樱花已经落败,只有枝头还残留着几朵余华。樱开七日,转瞬即逝。宛若人生,变幻无常。

  月光铺洒下来,樱树的剪影落在信长月白色的单衣上,为这单调的色彩平添了几分雅致。透过枝叶看去,漆黑的天幕只余下一轮孤月高悬着,月初的新月虽不圆满,但今夜却出奇的明亮。

  树下的织田信长直直盯着那轮孤月。夜风吹过,疏影斑驳跳动,映在信长漆黑睛子的月亮如水光般跃动。

  一如信长的心。

  月影西移,时间悄然流逝。

  突然,信长猛地起身,抖落月光的残辉,“人人都会死,如何流芳百世,让世人传唱……”这个称雄京都,离一统天下只有一步之遥,早可令世人传唱百世的男人轻喃起少时的话语。

  或许是早些时候席间的那局三劫循环的棋局,或许是心中突生的不安,或许是信长所依赖的敏锐直觉,总之有什么令这个杀伐果断的实干者突然多愁善感起来了。

  信长不禁想起来桶狭间之战,在漫天风雨中前进时,如赌徒一般的孤注一掷,心中的惶恐、迷茫,以及……血液中隐隐的兴奋。

  现在,那种感觉又重新笼罩在信长的心头。

  信长一向不信神佛,然而今日却突然有些怀疑起来,许是上了年纪,心境变了也未可。

  夜渐渐向拂晓靠拢,透出天空的幽蓝。

  耳边渐渐可闻人声的嘈杂以及刀剑枪铳声,想必已经到了吧,明智光秀的叛军,以及……

  信长人生的落幕。

  人世间五十年,与天下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看世事,梦幻似水。

  “任人生一度,入灭不过随即当前。”

  信长捻起肩上的一瓣樱花,久久沉思,“入灭不过随即当前吗?”信长望向本能寺巍峨的大殿,这个年当四十九的男人眼中突然跃起如年少时眼中时常闪烁的光芒,如火一般明亮,一般燃烧着。

  “如此,也可,如此,也妙。”不知当年源义经被逼入山中自尽时的心境又是如何,自己的岳父,被称为蝮蛇的斋藤道三导演了那场人生落幕的自杀之战时心境又是如何?是否也如自己这般?

  或许也当是如此吧。

  任你如何英雄一世,多少荣华加身,到头来终究要褪尽铅华,最终不过一抔黄土埋身,化作枯骨。

  然而,即便最终迎来的是死亡,但仅仅是在路上看到的那些风景就已经足够了。

信长转身,拾阶而上,推开本能寺大殿沉重的木门,向漆黑的殿中走去……

  一五八二年六月二日,本能寺之变,织田信长纵火自尽,结束了他怒涛般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