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对不起 我只是路过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5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杨莎(15级生物信息班)

  忘不了大西北月朗星稀的荒凉之夜和雪域宫外呼啸的声音。

  最爱南京上海路青苔下的百年石柱和夫子庙旁的鸭舌面。

  胡杨,千年不死的精魂,是你在呼唤我吗?

  可,对不起,我只是路过,我终将出发,带着我三十七码的脚步走完我的素年锦时。

  燕子呵了一下绿杨的痒,整棵树于是都笑弯了腰,我匆匆赶路的脚步惊醒了你的梦,可我不是归人,我只是路过,我哒哒的脚步声是个美丽的错误,你却笑开了眼,要把我留下当你前世的情人,化我新生。

  我想,你一定正在江南水乡的春天时,因为你的眼韵里有扬州三月的烟光,有西湖鸿城的共长天一色,它们告诉了我你月光下的羞涩,告诉我你的绿杨眷念着沙,告诉我你跟她相遇的阳光明媚。

  桌子上热腾腾的汤面、好吃的煎饼果子你也悉心挑去我不爱吃的荠菜蘑菇和果子,我也仿佛记得卖煎饼果子的大叔远在三里地外。

  可对不起,我只是路过,我终将不是归人,我狠心不去看你的目光,强忍着胃酸,背上行囊,我还要出发。

  也许那夜飞的大鸟就是牵挂的故乡,它这样年年月月挂在天上,在我前方。我知道它的羽毛有多美丽,那羽翼上绣满了美丽伤痕,那是迁移流浪的伤,是鸟飞的路标在天上,鸟把路就这样铺在了天上。

  我多想和你一样夜飞,踏一踏来时的路,吃一回会溅出满身油的鸭舌面后喝完汤,最后再把路走完回故乡,我要看那院子梨花纷落的花蕊,看我母亲纳鞋底时咬下的线头……

  可,对不起,我只是路过你,我们终将分离,你有你的方向,我在我的路上。

  我只是路过,我终将出发,路过江南小镇,路过夜飞的大鸟,带着对远方的念想,走完我的素年锦时。

  终于,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