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中医药大学新闻网 » 杏林苑副刊 » 阅读正文

苦禅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25日 来源:大学生记者团 作者:文/潘青(15级市场营销2班)

  梨花落,胭脂错,一重又一重。

  阳光透过菩提柔软,影如鱼鳞斑驳,你坐于树下双手合十苦思祈祷,到底为谁念佛盼谁归来。浮华三千,一世浮沉,半生繁华半生倾颓,情之一字本无公平,奈何缘浅,谈何对错,只求无愧。

  梨花叶间滴落苍凉,你笑靥如花惊艳刹那芳华,只是眉间愁苦欲与何人说。你问他为何修禅,一字不可破。犹记那时初面,月笼人家,沉香入画,你眉间点砂,他却早归于佛门,不覆芳华。

  你青灯古佛灯如豆,她绾起青丝诚如故,宝殿香烟轻缥缈,到底隔了几重纱,熏的人泪眼婆娑,眸色迷蒙。峰回路转,山间小寺香火寥寥,指间凉,掀落门前菩提几回枯。

  纵然你说金堂玉马,玉人风华,不及与他朝夕烟霞,只是当时灯火星星,人声杳杳,梨花盛时不曾想易水人去,明月如霜。你候他寺院蹉跎数载年华,不敌他阖目低语佛经精华。

  你日夜挑灯读经,藏经阁的经书万卷,你却始终算不出自己的劫数。手捻佛珠,木鱼声声声低浊,似是轻敲寺院朱门,一心不可定。往事已落锁,门锁心不锁,何用?莫道不入红尘是超脱,谁人能够无欲无求无念想,纵然你佛裟裹身,木杖执手,仍只为她一眼沾了红尘。

  梵音清心数载,不曾寡欲半分。佛前烛架生灰,又是谁遗了初心。都说佛祖慈悲不忍责备,那又是谁含笑不语使他落发?又是谁将烟焚散,散了纵横的羁绊?或许是浮生幻化,至此你和他再无牵挂。你渐行渐远渐无书,他半梦半醒半浮生。

  一朝风雨,满地残红。你离了那羁绊,看她十里红妆,嫁衣如火,一步一莲花。晚风清淡,落叶成冢。犹记当年月下,点寒枝桠,为她温纸入画,她眉眼朱砂勾勒如花,任它凡事清浊,为她一笑间甘坠轮回,入了魔障终不悔。

  一袖盈香,嗅不完笑语嫣然声渐消;一腔离恨,悲不尽古寺前缘意情殇。梨花树下再藏一壶清酒,是否还会有人折枝梨花轻倚门前讨要水饮,续着月色偿还那时的情债。如今的你又怎敢执意,见他眸中凄苦,乱了心中安稳。

  再遇你于月下长桥,许是时光容易憔悴人,月凉如水,倾撒半生娇颜。我日夜跪在佛前祈祷,不求我能此生安康,只求能佑你一世平安喜乐。青案一杯烟寥寥,佳人去,念未休。希如是,紫檀木香人无忧,长恨与卿绝。

  再遇你于月下长桥,许是岁月惊扰不饶人,寒夜孤寂,逗留一生清欢。梦回长亭一场空,残宣入卷指尤凉,君自是一寸青丝一寸灰,我只愿寄君一曲,不问曲终人聚散。怨只怨那日月柔花香,初遇相知,耗尽前缘。

  宝殿庄重,檀香未消。我问佛:“禅之一字如何破?”佛曰:“莲心无浊。”我又问:“情之一字如何破?”佛曰:“不可说。”

  曾虑多情损梵音,又恐入山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就算至此陌路殊途,也曾记为你铺卷摹画,相思入骨。